1. <small id="rhzd5"></small>
      <small id="rhzd5"></small><mark id="rhzd5"></mark>
      <b id="rhzd5"></b>
      <b id="rhzd5"></b>
    2. 資訊|房產|汽車|教育|居家|家電|健康|育兒|旅游|書畫|愛齡|新聞|溫州|原創|E評|財經|圖片|專題|辟謠|政務|愛購|樂善|微電影
      新聞、廣告合作熱線:0577-88857761
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溫州財經網 > 樂活一族 > 樂活家 >正文
      爭議聲中“《木石圖》”拍出4.1億天價
      來源:北京青年報 發布時間:2018-11-28 08:33:36 字體:
      原標題:爭議聲中“《木石圖》”拍出4.1億天價

        26日晚,《木石圖》拍出4.117億元人民幣天價

        11月26日晚,佳士得香港秋季拍賣中,被定為北宋著名文學家、書法家、畫家蘇軾的繪畫作品《木石圖》以4.1億港元落槌,加上后續買家需要支付的傭金,總價高達4.636億港元,約合4.117億元人民幣。北京青年報記者檢索發現,這個價格創下了中國古代繪畫作品的拍賣紀錄。佳士得官方表示,這幅畫系從日本尋回。盡管佳士得認可這幅畫為蘇軾真跡,但仍有不少學者認為這幅畫的真偽還需要進一步鑒定。

        “蘇軾《木石圖》”拍出超4億元天價

        26日晚,佳士得香港秋季拍賣中,經過激烈的競爭,一幅被認為由北宋著名文學家蘇軾繪制的《木石圖》以4.636億港元的價格成交。佳士得拍賣公司坦言,這個價格刷新了4年前另一件拍品“明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”創下的3.484億港元的佳士得公司亞洲區競拍紀錄。同時,北青報記者檢索發現,這幅《木石圖》也是迄今為止中國古代繪畫拍出的第一高價。

       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自從佳士得于今年8月30日在官網上發布《木石圖》的拍賣信息以來,這幅畫就引發了公眾的關注。據佳士得官網介紹,整個拍賣過程持續了5分多鐘。有媒體援引佳士得拍賣亞洲區總裁魏蔚的話表示:“買家來自大中華區,所以一定是回到中國人手上。”

        佳士得亞洲區副主席暨亞洲藝術部主席石俊生于拍賣結束后稱,非常榮幸征集到《木石圖》這件“極具文化和歷史價值的作品”,其成交價更是“充分顯示了該作品在中國文化藝術史上的巔峰地位”。

        在此前的拍賣宣傳材料中,佳士得稱這幅蘇軾的《木石圖》為“中國書畫曠古爍今之作,文人先驅蘇軾傳世真跡”,并將其定為今年佳士得香港秋季拍賣的領銜拍品。據媒體報道,今年上半年,佳士得曾將此幅畫進行小范圍觀賞,當時的起拍底價為4.5億港元。但到了8月底,隨著一些學者對這幅畫真偽發出質疑,又有報道稱這幅畫的預估成交價為4億港元,最終,在拍賣會當晚,該畫的起拍價僅為3億多港元。

        系拍賣公司從日本尋回

        佳士得在宣傳材料中介紹,《木石圖》又稱《枯木怪石圖》,是蘇軾任徐州太守時前往蕭縣圣泉寺時所創作的一幅紙本墨筆畫。該畫作畫面內容簡潔明了:一株枯木、一具怪石,怪石后有矮竹伸出。畫作裱成手卷,其后有題跋4首,包括同代著名畫家兼書法大師、與蘇軾同為“宋代四大書法名家”的米芾。畫卷另有鑒藏印共41枚。

        由于迄今為止蘇軾的真跡可以稱得上“鳳毛麟角”,只有現藏于中國美術館的《瀟湘竹石圖》和上海博物館的《蘇軾枯木竹石、文同墨竹合卷》兩件流傳,但此兩幅畫作的真贗也仍存爭議,加上該《木石圖》還有書法名家米芾的題跋,使得這幅畫顯得格外引人注意。

        根據佳士得官網上對這幅畫的介紹,佳士得公司的專家們認為此畫的創作時間應該在公元1071年到1101年之間。蘇軾將這幅畫作為禮物送給了他的友人,這位友人于是邀請了劉良佐和米芾為其題跋。從裝裱方式來看,目前所見的作品是明朝時裝裱的。整幅手卷上所見的41枚鑒藏印分別來自南宋、元、明的收藏家。

        不過,這幅《木石圖》沒有出現在清代的任何文獻記載中。佳士得官網介紹,1937年,此畫流傳至北京書畫商及古董商白堅夫手中,其妻為日本人,此后該畫被帶往日本,直至被佳士得公司從日本尋回。

        拍賣畫作真偽仍存疑

        佳士得公司認為,這幅畫畫風與蘇軾相似,傳承有序,又有與蘇軾同時期的名家題跋,可將其定為蘇軾的作品。

        盡管如此,仍有不少書畫專家對這幅畫的真偽表示懷疑。一位業內專家告訴北青報記者,鑒定這幅畫的一大難點在于目前沒有確定屬于蘇軾的畫作流傳下來,“雖然國內也有博物館藏有傳為蘇軾的作品,但都沒有明確能認定是蘇軾的證據,爭議還是存在的。因此此次《木石圖》出來之后,我們只能和同時期其他畫家的作品對比研究,另外就是查看畫上米芾等人的題跋是否是真跡。”他表示,從自己的觀點來看,這幅畫一些筆法的處理略顯生澀,“米芾的題跋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。但這些都是見仁見智的觀點,這幅畫的真偽還需要今后學界進一步研究鑒定。”

        文/本報記者屈暢

        實習生施世泉

      (責編:仝宗莉、楊曦)
      分享到:
      我要評論

      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,并遵守相關規定。網友評論

     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溫州網立場。

      廣告刊例|網站簡介|服務條款|版權聲明|網站地圖|誠聘英才|聯系方法|溫網律師溫州財經網版權所有 66w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球球导航